首頁-->走進林州-->文化藝術-->文化百態
洪谷山記

 

】作者:  來源:林州市新聞中心   時間:2019-05-23 21:34:43  瀏覽 人次

  林州南去三十里,有洪谷,山雄水秀,為天下聞。

  宋人郭熙《林泉高致》云:“太行枕華夏,而面目者林慮?!苯鶉送跬ン蕖段逅賞ぜ恰吩疲骸傲致僑縹粵?,洪谷為首?!鼻叭酥髏鈐?。洪谷者,太行之眉眼也。

  己亥春,約梅館兄弟及林慮舊友,漫步于此。

  入山門里許,有寶巖寺塔,唐建,寺無存。碑文有記,該寺建于北齊,至金元時鼎盛,時王庭筠隱黃華,稱其“鐘鼓清新,林泉改色”,為“天下聞寺”,可見盛名不虛。

  寺院舊址有謝公祠。謝公者,明代謝思聰也。據《林縣志》載,謝氏于萬歷年間任林縣知縣,率民鑿山引水,修洪山渠十八里,以解周邊四十村飲水之困,萬民擁戴,稱此渠為謝公渠。清乾隆五十年修祠,立像以祀。

  禪林佛地,緣何未復寺而改建祠?顏濤兄稱時人通達。蓋禮佛建寺,尚功立祠,殊途同歸,皆渡生民于苦海。功臣偶像,現世佛也。

  祠旁山腳,有石槽渠,寬約半米,深逾一尺,依山傍崖,蜿蜒東去。此即惠民千年之謝公渠。槽石風蝕剝落,綠衣蒼苔,然清流依舊,汩汩不斷。

  沿紅石小徑依渠上行,百米處有“功昭后世”石刻,楊貴手跡。楊貴乃林縣原縣委書記,紅旗渠工程總設計者。學友兄稱,古渠今渠皆現政風,同為縣宰,書者謁先賢而思功德,實乃心有戚戚焉。

  峽谷曲繞,溪水淙淙,峭壁對峙,狀若門戶。觸景生情,群思踴躍,興之所至,漸行漸遠。至渠首一巨石旁,顏濤兄不慎腳踝扭傷,幾不能動。眾遞援手,慰語聲聲,左攙右扶,令其坐息。我正色曰,此石當有記,謂書家劉顏濤遇險處,皆大笑。學友兄請留陪護,人馬復前行。

  又里許,遇盆地。林木茂盛,奇石遍布。仰望峰巒起伏,重巖疊嶂,連翹花山桃花如火如荼,如染如妝;俯瞰溪流淙淙,灘石成陣,如立如蹲,如揖如拱。是謂千年盆景。南眺嶺脊,有石相對,酷似兩隱者班荊道故,是謂仙人對話。觀神貌,似憶舊敘懷,又似談經論道,是嗟嘆物是人非滄海桑田?抑驚詫鐘靈毓秀造化神工?不得而知。曉河兄笑曰,也許正觀盆景,歲月千年瞬息過,你我皆是景中人。

  過盆地,撫雙魚石,觀天書巖,賞雙龜望日,在一“幽”字石刻旁,見荒地。國聲兄言,此處元明時有禪院,曰太平寺。今寺廢,塔林尤在。

  撥荊棘,涉荒草,見數座靈塔依坡而立,呈寶瓶狀次第排開,狀若衛士,孑然傲然。塔石灰白,兩米高下,須彌座置蓮臺,臺上供石壇,壇上覆蓮屋頂。壁龕浮雕,兼有文字,或詩或文,或疏或密,因年代久遠,多斑駁不清。其中有偈詩記無相禪師事,云“獨坐乾坤逍遙路,一口青氣永無蹤”。國聲兄稱,此詩與明代滅佛相關。傳異教徒圍寺,無相禪師挺身出,言佛渡眾生,功德無量,可燒我,勿焚寺。竟從之。但見火勢熊熊,無相莊嚴,裂帛聲里,一道青煙沖天而去。眾僧跪泣,觀者失色。國聲兄聲情并茂,聽者無不肅然。

  塔林西去百十步,有巨巖,松柏蒼郁,遮天蔽日。巖下有碑,曰荊浩隱居地。

  荊浩乃后梁畫家,曾為吏,遇亂不仕,避于洪谷,依石結廬,自號洪谷子。某日山行,遇老者,問來由,俱答之。老者嗟異良久,曰:“愿子勤之,可忘筆墨而得真景?!本:粕窕?,視之為仙人。遂叩山問水,搜妙凝思,水暈墨章,峨峨堂堂,成北方山水一代畫風。

  觀碑刻,覓舊跡,坐松下,述見聞。由謝公而無相,由無相而洪谷子,眾議紛紛。謝公通達,賢勞濟世;無相護法,續慧繼燈;荊浩避亂,墨染林丘。此亦謂擇善而從乾乾于行殊途同歸乎?孟子曰,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善天下。文人志士面對治亂浮沉,或狂或狷,或仕或隱,或禪或道,或藝或文,或有益于時,或得聞于后,乃至千秋萬世追慕稱頌崇仰膜拜,時耶?運耶?仁耶?義耶?各說其說,莫衷一是。

  日將午,眾折返,尋書家,遙望二人對坐溪石之上,鶴發促膝,談興方濃。不知議何話題,亦不知論至何處,但見一個抵掌揚眉,扼腕揮臂,一個附身前趨,側耳傾聽??丈接墓?,人語傳響,嶺頭道人,側目回望,青天湛湛,暖陽融融,灘中流水,于日光下忽明忽滅,潺潺東去。(陳才生)


 
政務頻道 | 紅旗渠頻道 | 旅游頻道 | 无限法则国服最新消息 | 我的林州 | 版權與免責聲明 | 關于我們
主辦: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維護:林州市新聞中心 電話:0372-6282695
網站標識碼:4105810012 網絡:中國聯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備案序號:豫ICP備08001069-2號 訪問量: